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百度热点词 >

短 韵 || 我不是馋鬼

来源:新浪微博 编辑:latte 时间:2019-01-19
导读: 短 韵 || 我不是馋鬼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小时候,村子里的人都说我馋,我背着馋鬼名。的确,我的小嘴特别馋,一看到小伙伴们吃啥东西,心想那味道一定好得不得了。于是,就想从他们嘴里掏出来尝尝。如果他们不愿意,我就拚命大哭大叫,非弄出些惊天动地的声音不可,给他们制造点麻烦,让大人们误以为他们打了或骂了我那样的理亏,自然会分一点给我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村子里的一个小男孩,哥哥,还有我,我们在我家的窑洞左侧玩。这个男孩与哥哥同岁,八岁,我五岁。他给了哥哥一颗红脸李子,不给我。李子在我们村子里几乎没有,很稀罕,他的李子是从集市上买来的,我不知道李子的味道。我和哥哥要,他也不给我,看着他俩吃得挤眉弄眼,美味无比的样子,我委屈极了,大声哭喊,像猪娃子被逮着似的尖叫,妈妈听见了,从屋里走出来,以为他们打了我,知道了原委后说:“他比你俩小,要让小的,他不懂事。”那个小男孩说他家还有,回去拿几颗。几分钟后他把二颗大红李子递到我手中时,我立即破涕为笑了。这是我五岁时馋李子的一件丑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待我七岁之秋天,又馋上了兔子肉。村子里的小伙伴们都去田地里逮野兔子。把一根半尺长的木棒栽进土里,木棒上绑一根二尺长的细铁丝,铁丝未端围成一个活动圆圈,兔子误跑进去就被牢牢套住了,极少能有逃脱的。秋后的野兔子,肥肥的,一只有好几斤重。看着他们背着野兔子得意洋洋地回到村子里时,我羡慕得眼都红了。总不能再用大哭大叫的办法和别人要一只野兔子吧,一只野兔子不能和几颗李子相提并论了,不是一码子的事。即便哭叫了肯定没戏唱。我已经七岁了,还能如二年前那样无赖吗?不能,我得自己逮一只野兔子,好好焖熟饱饱口福。

     待我七岁之秋天,又馋上了兔子肉。村子里的小伙伴们都去田地里逮野兔子。把一根半尺长的木棒栽进土里,木棒上绑一根二尺长的细铁丝,铁丝未端围成一个活动圆圈,兔子误跑进去就被牢牢套住了,极少能有逃脱的。秋后的野兔子,肥肥的,一只有好几斤重。看着他们背着野兔子得意洋洋地回到村子里时,我羡慕得眼都红了。总不能再用大哭大叫的办法和别人要一只野兔子吧,一只野兔子不能和几颗李子相提并论了,不是一码子的事。即便哭叫了肯定没戏唱。我已经七岁了,还能如二年前那样无赖吗?不能,我得自己逮一只野兔子,好好焖熟饱饱口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秋天,爸爸去外打工,家里只剩妈妈和我们兄弟俩。妈妈既要经营小卖部,又要料理红枣,忙得一团糟,整日在那几篱笆枣子里拣来拣去,我想让妈妈给我买几斤铁丝,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她宁肯掏钱买只兔子也不让我去逮。兔子大多在羊肠小道上跑,如果我去逮兔子,妈妈会很不放心,会害怕我掉进旁边的土窟窿里,那就小命难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星期天,吃过早饭,天已近晌午,我决定自已去集镇买几斤铁丝。我拉开抽屉偷偷拿了五元钱,只拿五元,多了我会舍不得,把钱装进裤兜用手压压,再压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一路上,少见人影,村子里赶集的人已经走了。快到黄河岸边时,才追上我们村的大金牙何翠华。何翠华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镶两个金黄的门牙,常来我家买日常用品。大金牙是我给她起的绰号,但我从没在她面前叫过,我知道叫别人绰号不礼仪。她是我家的老顾客,冲着这,我一见她总笑笑。我紧跟在大金牙脚后。她上船,我也上。船工可能误以为我是她的孩子,或者不误以为也可能。成年人出5角船费,我七岁了,个子小,看起来像个5岁的孩子,所以,人家没和我要,省下5角钱,我觉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正是黄河汛期,水滔滔,浪滚滚,大木船在水里颠簸如筛子,我死死抱着横板,吓得差点叫起来,船每在高浪上颠一下,胆小鬼们忍不住叫一声:“妈呀!”船工不让他们叫,狠狠剐了他们几眼。我的小心锤提到了嗓子眼上,妈妈不知道我一个人去赶集,不然会吓疯的。汛期,没啥大事情,一般人不去赶集,我不知汛期的事,生瓜一个,糊里糊涂上了船。好在时间不长,机器摆渡,半个小时抵达对岸。

     正是黄河汛期,水滔滔,浪滚滚,大木船在水里颠簸如筛子,我死死抱着横板,吓得差点叫起来,船每在高浪上颠一下,胆小鬼们忍不住叫一声:“妈呀!”船工不让他们叫,狠狠剐了他们几眼。我的小心锤提到了嗓子眼上,妈妈不知道我一个人去赶集,不然会吓疯的。汛期,没啥大事情,一般人不去赶集,我不知汛期的事,生瓜一个,糊里糊涂上了船。好在时间不长,机器摆渡,半个小时抵达对岸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上船容易下船难,我踩着路板,一步步下。一只大船上,只有我一个小屁孩,众人朝我投来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大金牙在前面走,我悄悄随后,我不想给她说我对镇子不熟悉,感觉那是丢人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古镇的小道上,人来人往,路两边无穷的店铺在我的眼里是多么的不熟悉。在我四岁的时候,爸爸带我来了一次古镇。那次,我肚子痛,来看医生,买肥儿丸吃。爸爸给我买了一个烧饼,我只顾吃烧饼,对镇子并没留下什么印象。后来,五岁时,哥哥又和村子里的一群小孩带我来了一次,胡乱从前走到后,又返回来,大约四里路,小腿酸酸的,我们兄弟俩不拿一分钱,也是偷着来的,连个冰棍都没吃,干巴巴逛了半天回去,那么多店铺,我也记不清里面卖些啥。即便这样,想想挺自豪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光顾想以前的事,一眨眼,大金牙不见了。不见就不见,跟着人流往前走,生意买卖都在前面。哪里卖铁丝?我是来买铁丝的,按按兜里的五元钱,左右瞅,不行,得找个熟人问问,这样太费事,会误下午的船,会把我丢在这个镇子上,天黑时,哪里睡觉,哪里吃饭,或遇到什么抢小孩的坏人,那就忙烦了。问谁呀?一个人也不认识。管他呢?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终于看见了我们村的傻偏头,我从后面拍了傻偏头的屁股,他回过头来,惊讶地说:“小点点,你一个人来赶集?”我说:“是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“你胆子真大,小点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“傻偏头,你知道哪里卖铁丝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“往前走,店铺门口摆铁锨,锄头,斧头,菜刀的地方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傻偏头,比我大好几岁,个头也比我大得多。脑子不够用,头又长得不端正,人们就叫他傻偏头。傻偏头的外婆在这个古镇上,傻偏头不读书,整日闲逛,一集来一次镇子,镇子上的店铺他都熟悉,他穷得没啥钱,一次也拿个块数八毛买根雪糕吃。

     傻偏头,比我大好几岁,个头也比我大得多。脑子不够用,头又长得不端正,人们就叫他傻偏头。傻偏头的外婆在这个古镇上,傻偏头不读书,整日闲逛,一集来一次镇子,镇子上的店铺他都熟悉,他穷得没啥钱,一次也拿个块数八毛买根雪糕吃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听了傻偏头的话,我的小眼睁大,盯着店铺门口的东西看,长长的镇上,只有一家铁器店铺,千辛万苦找到了。卖铁丝的老头问我买几(针)斤?我说:“5元钱,留下块儿八毛就行,其余的都买。”他给我称了一小捆,找我八毛钱。我把八毛钱揣入裤兜。这铁丝怎拿呢?沉甸甸的,提在手里,左倒右倒会丢,戴在脖子上最保险,丢不了,过了一阵,脖子不好受,头困乏抬不起,像个犯人,也不行。斜穿左肩,再穿右胳膊,像爷爷家墙上画里背包的红卫兵,这个办法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捏捏八毛钱,买啥吃呢?买那个黄色的大圆果吧!一问,真贵,一斤几元钱,那么,就八毛钱,够多少买多少。买了一个大个的,以为好吃得厉害,一吃酸酸的,有点甜,味道还不错。一小口一小口吃,吃得越慢,味道越能享受。走几步,轻轻咬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时间已不早,哪里上船,我不知道,来时和回时不一样,不在一个地方,水位问题。这又怎办?缺个啥,来个啥。走在我前面的是俺们村里的根子,这下好办了,跟在他后面,保证错不了。我没给他说我不知道哪上船的事,连这个也不知的话,还不如傻偏头,让他笑话。他走快,我也快,他走慢,我也慢,他歇脚,我也歇脚。到了船跟前,我慢慢上了船,在横板最中间的地方坐下,摸摸身子上套的铁丝,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有了铁丝,再有些枣木棒,就能逮兔子了,逮了兔子,就能吃兔子肉,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兔子肉哩。我妈曾想拿钱和半傻买只兔子,但他不卖。听说半傻连二分之一是多少都不知道,数学每次考0分,所以人们叫他半傻。半傻逮兔子一把好手,他家每天吃兔肉,每次来我家买泡泡糖时,半傻都说他吃了洋芋丝炒兔肉。一听他说,我就流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哼!有了铁丝,我也能吃兔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回到家后,我修了几十根枣木小木棒,每天下午放学后去逮兔子,但一只没逮住。我妈说我不是逮兔子的料,是读书的料,后来,我真成了读书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  现在,一想起那些年背负的馋鬼名,就感觉枉冤了我。现在别说李子,就是荔枝我也不稀罕;别说兔子肉,就是牛肉我也不稀罕。藉此,我要为我翻案,我不是馋鬼,只是那时的农村生活水平实在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作者简介

        狗尾草,刘迎利,女,陕北吴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创文字,转载需授权

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落拓书生 | 制作:千寻

责任编辑:落拓书生 | 制作:千寻

(以上内容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联系删除)

责任编辑:latte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评论功能开发中,广大网友敬请期待!

Copyright © Latte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站长声明不负任何侵权责任,如果给您造成侵权联系删除 技术支持Latte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731032177@qq.com 及时删除。
Top